【喜迎二十大 我眼中的中国高铁】征文投稿:《一路繁花相送》

我再一次站在了故乡的山巅,俯视这村庄,似乎和记忆中不太一样。尤其不远处那长长的铁路线,虽然向东向西依旧望不到边,但明显多了许多岁月的沉淀与时代的变迁。

我的老家离兖石铁路很近, 站在山顶上能看到北边有条长长的线, 幸运的时候能遇上火车驶过, 这条线就会被加粗,但很快又恢复原状。

那时候年纪尚小,对事物的记忆总是零碎的。但零星的记忆里总少不了坐在父亲的自行车上,在铁路线的平交道口等待火车驶过的情景。父亲出门有时会带我,按他的话说就是小孩子应该多长长见识,我也愿意跟着父亲到处看看,就这样父亲骑一辆“二八大杠”,车梁上绑一个座椅,他在后面骑,我在前面坐,我们父女俩常常就这样去“闯天下”。

在去县城的必经之路上,我总期待城南铁路平交道口的栏杆是落下的,盼望着铁路线上能有火车飞驰而过。南来北往的人们都在此刻驻足,一起看着火车头带动着一节节车厢,那四四方方的窗口里晃动着人影,有老人,有孩子,有说笑着的,有安静地看向窗外的。他们或是回家,或是出门办事,那时的我觉得铁路线就眼前那么长,不知道火车开去的远方是什么模样。

记得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到火车,就是在这条平交道口。我兴奋地指着这条“长龙”一个劲儿地问父亲这是什么,父亲说是火车,拉煤的火车。火车飞驰而过,道口的栏杆缓缓升起,人们踏着钢轨陆续通过。此后,父亲每每要出门我都央求跟着,心里总祈祷能再见到火车。我喜欢停下来看火车,我喜欢看人们望向火车时那好奇、羡慕的眼神,他们的眼神里有光,照耀着我,每双眼睛都流露出对外面的世界的渴望。尤其是道旁的那些野花,在列车的带动下,挥舞着,那么好看,似乎在诉说它们和火车的故事,又是如此动人。

我每次在道口等火车的时候都要展示一番我的数学功底,可奈何从来也没有数清过一列火车有几节车厢。但也就是那时候,铁路、火车在我小小的心灵埋下了梦想的种子。我想知道一列火车到底有多长,我想知道火车有没有方向盘,我想知道火车脚下的路为什么和我脚下的路不一样。

后来,那个可以让人们驻足的平交道口改造成了立交铁路桥涵,那些花儿也未能幸存。 此后我再从那里经过, 便可以很快通过, 自然也很少能邂逅开去远方的列车。 南来北往的人们的脚步越走越快, 他们早已把 “二八大杠” 升级为各类小汽车,他们也不再关注火车窗口里闪现的人影上演什么故事, 他们或许已经不止一次地登上过列车,成为了故时车窗里的人影,演绎着列车上的故事。

再后来,我乘着列车北上求学,才发现这铁路似乎没有尽头。线路的两侧或是辽阔无垠的田野,或是此起彼伏的山脉,偶尔也能瞭望到村庄,一切都那么可爱。直到后来有幸加入铁路大家庭,铁路的神秘面纱在我心中层层揭开。我乘着列车离开家乡去就职,这次是往相反的方向,但不变的是线路两侧的景致,或田野,或村庄,还有始终都在的,那些花儿,和记忆中没什么两样。

“嫂子,嫂子,奶奶给你攒的土鸡蛋你忘拿了!”一位声音清脆的少年,手提塑料方便袋,健步如飞,冲到准备进站的我面前,着实也带来一股清凉的微风。定睛一看是小叔子,拍拍脑门,瞬间记起,临出门的时候婆婆奶奶给准备的大包小包,我居然漏掉一个。再向不远处望去,一位满鬓银白的耄耋老人正珊珊走来。

“奶奶,您让东子把鸡蛋送来就行了,您干嘛还跟着跑一趟?”眼见奶奶步履蹒跚,我于心不忍,悔恨着自己的丢三落四。

“孙媳妇,你大着肚子还回来看望我这个老太婆,老太婆也来送送你,况且这站就在咱家门口,即便不来送你,晚饭后我和你爷爷也得到这站前广场上吹吹风、凉快凉快!”奶奶是个话匣子,说开就容易刹不住,“这是我自己喂的鸡下的蛋,营养价值比你在超市里买的高,每天坚持吃,别饿着我重孙子......你小心点拿,鸡蛋皮薄易碎......”奶奶嘱咐的话让我心里轻快许多,但我也听出她的话里多少有几分骄傲。

“奶奶,高铁开到了咱家门口,来咱们这儿旅游的人越来越多了,你的鸡蛋现在可有市场呐,可值钱哩!”顺着奶奶的话,我竟也跟她开起玩笑。着实,一个县城的小山村,居然开来了高铁,还建起了高铁站,整洁明亮的站房,宽敞大气的站前广场,就在我小时候爬的山后面。如今,山北是普速兖石线,山南是高速日兰线,我也有些许骄傲。

“奶奶,让嫂子快进站吧,马上到时间了!”多亏小叔子提醒,奶奶才不舍地止住了话匣。

提前签好票的我,刷脸、放包、安检,一通操作,简单且顺利。今天安检的工作人员是一位女孩,齐耳短发,乌黑笔直,浓眉大眼,炯炯有神,两靥悬着酒窝,一身工装,颇具飒爽英姿。我小心翼翼地抬起右脚准备站在安检台上,此时一只温柔有力的手搀起我的胳膊,“小心脚下!”嘴巴一开一合间,面靥上的酒窝跟着一深一浅地起伏,她手持金属探测器,动作温柔轻熟,前后上下,无一遗处。当她手里的工具准备掠过我的肚皮时,另一只手搭了上来,隔绝着探测器微乎其微的辐射。“谢谢!”我心领神会,满心被爱与温柔充斥,她只笑笑不说话,我小心翼翼拎起奶奶送来的鸡蛋,朝检票口走去。

泗水南站四面环山,盘踞在山脚下,于站台上抬望眼,满目青绿,尽是苍松翠柏,好一幅山水国画风采,置身其中,无不叫人拍手赞美。到站的旅客陆续下车,走进诗情画意里。登车,我随着列车在流动的画卷中徜徉。

蒙山站、费县北站、临沂北站,一路向东,朝着大海的方向。夏日的傍晚,阳光依然有些炙热,透过车窗,折射在小桌板上,是温馨,是淡然,是美好,是这一路好风景。

短短四十分钟后,列车便已驶达。“奶奶,我下车了,很快就到家!车稳路平,鸡蛋都好好的!”我拨通奶奶的老年机,向她报告我和鸡蛋平安。“这么快!我和东子一路溜达着,路上遇见你大姑,拉起了呱,我还没到家呢!”说着,这位爽朗的老太太又咯咯笑了起来。

十月怀胎,一朝分娩,伴随身体的剧痛达到峰值,一声新生儿的啼哭声代替了产房的“声嘶力竭”。“生了!生了!大胖小子!”丈夫激动地给奶奶打电话,找不到更多的词汇向家人报喜。这一夜的月,分外皎洁。

接到丈夫报喜电话的奶奶,像是战士接到了军令,立刻忙活开。“东子,买票,我和你爷爷都去,你也去!你从12306上买,奶奶给你报销!”小叔子有些惊讶,“12306”这个词居然是从眼前这位八十多岁的老太太口中而出。“奶奶,看来嫂子平时没少给您讲铁路上的事儿呀,‘12306’您都知道,那您自己会买票吗?”小叔子不禁调侃起来。

“你别小看奶奶,你嫂子说了,不用取票,直接刷脸进站,什么东西能带上高铁,什么东西不允许,你嫂子也早就叮嘱过了!”奶奶语气肯定,甚是得意。“我嫂子还说了,不让您和爷爷去,年纪大了,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。都什么时代了,您还以为得用您的老一套方法伺候月子啊,现在流行去月子中心,不愿去的大多也请月嫂,科学育儿、科学坐月子......”小叔子不服气奶奶变得这么“现代化”,忍不住也要展示一番。“你个毛头小子懂什么,你还是先好好上学,将来也考个你嫂子这样的铁路学校,给奶奶带个孙媳妇回来再说!咯咯......”欢声笑语透过一人多高的墙头,飞出这所温馨的农家小院,飞向田野,喜讯传达给路过的鸟儿,又被鸟儿带去远方。

一畦秋菠绿,十里粟米香。院墙后爷爷种的秋菠菜还能采摘最后一轮,它们像纪律严明的战士,不仅个头一样高,还一排排整齐地站着;老屋门前的那颗苹果树结的果子越发多起来,这全是东子的功劳,一颗颗硕大的果子仿佛晕染了红霜,又大又红,生怕赶不及凑上这一则喜事;天井里的水泥地上,晒着奶奶刚淘完的新米,远远走近,便觉一股米香,沁人心脾。奶奶的花猫在一旁喵喵叫着,这个家的喜怒哀乐总有它一份。

奶奶每天都在家门口张望南来北往飞驰的列车,却从未亲身试过复兴号的“身手” ,这一次,看望刚生完的孙媳妇,她必须坐着高铁去。爷爷的菠菜、奶奶的新米、东子的苹果,连同小花猫的快乐,在奶奶的监督下,被东子一齐打包装进行李。

“那是咱家的老屋!能看见,能看见屋顶的红瓦!”东子专门挑选了靠窗的座位,奶奶坐在列车上,透过车窗向外张望,兴奋地叫着,神情充满惊奇,分明像个孩子。“奶奶,您可要瞧仔细了,车子一会儿就要‘飞’起来了,保准您看不清路两旁的事物!”东子见状,提醒着奶奶,奶奶满脸地不相信,却也没有辩驳,因为列车很快提速至300公里每小时,奶奶真的没有把窗外的风景一一看真切。

“孙媳妇,这高铁真是快啊,眨眼的功夫就把奶奶带到你面前了!”老太太难掩一脸喜悦,向我细数着一路的见闻,整洁明亮的站房、温馨有序的服务、窗明几净的车厢、美丽大方的“动姐”,在她眼中都新奇无比。比起许多年前,爷爷推着手推车带她进城,来回需要一整天,可谓是“晨兴出门去,披星戴月归”。奶奶怎么也想不到,有生之年能坐上高铁,体会“瞬间位移”的快感。大抵也正因如此,奶奶对现下的生活万分满意。

“回去的时候还是坐高铁,这回我得把树啊花啊的瞧仔细,我还想去高铁的马桶坐坐哩!”有奶奶的地方总是被欢乐充斥,襁褓中的婴儿似乎也被这幸福感染,祥和地睡着。 阳台上的绣球花开得正盛,只见它们每七八朵小花紧簇在一起,组成一个秀美的花球,好似幸福的一家人紧紧相拥,将这世间的美好一路相送。

作者姓名:王冉冉,职务:济南局集团公司临沂工务段挂职融媒体编辑员

路电:0403-2070,手机:15168939900

THE END
分享
二维码
< <上一篇
下一篇>>
文章目录
关闭
目 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