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茂东:万吨重载铁路上的“斜杠”青年

日照玉楼花似锦,楼上醉和春色寝。烟花三月的小城日照白昼风光无限,夜晚的海风透过窗纱吹佛着周茂东黝黑的双颊,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,已经十点多了,室友已经睡下,周茂东也感觉到困意,“再坚持半小时,把这两道题核对完!”,他在心里对自己说。进入阳历4月份以来,周茂东已经有五六天晚睡了,他在忙着他的“光荣任务”。

周茂东是临沂工务段日照南线路车间的技术员,说他是“斜杠”青年,原因是他标签很多,2019年集团公司工务系统第八届职业技能竞赛第十名,集团公司第五届“双创杯”新入路青年职业技能竞赛第三名、2019年10月集团公司百日会战“最美青工”、2019年全国优秀共青团员、2020年全国铁路青年岗位技术能手……都是说的他,用现下的网络热词说就是“斜杠”青年。

4月初,周茂东由于熟练掌握修规、安规、技规及相关规章制度,理论功底扎实,更有着丰富的现场经验,最近接到集团公司工务部任务——修改《普速线路作业指导书》和普速线路工抽考题库的部分内容,这无疑是一项光荣的任务,更是一项马虎不得的工作。他一字一句地查看原题目,核对答案,即便是自己掌握十分熟练的题目,他还是去书中找到原句,在题目一旁标注好出处页码,只有这样他才能安心。按照周茂东的计划,他今天还要再核对至少10道题才算完成。近期瓦日线集中修,白天现场作业,难免有些疲惫。这才有了开头的一幕。

周茂东所在的日照南线路车间,负责段管内瓦日线路设备的养护维修。瓦日线是我国“十一五”铁路建设重点工程,连接我国东西部的重要煤炭资源运输通道,是国家Ⅰ级重载铁路,世界上第一条按30吨重载铁路标准建设的铁路,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的重要组成部分。作为一条重要的万吨重载铁路,由于运量较大,钢轨的磨耗随之变化较快,日照南站地处沿海,空气较为潮湿,加快了钢轨磨耗,给日常养护维修带来巨大挑战,维修作业标准要求更高。

2021年5月至8月,周茂东刚调来日照南线路车间没多久,就接到了开展《提高轨道曲线侧磨养护质量》QC课题任务,要想做好这个课题,需要对瓦日线小半径曲线开展调查整治,调整曲线超高。 “咦,这个地点怎么这么奇怪,曲线磨耗怎么比别处大这么多?”六月的日照并没有受到太阳的偏袒,似火的骄阳炙烤着大地,海风里也夹杂着一股股扑面的热浪,眼看快到正午,轨温已上升到35摄氏度,豆大的汗珠滑进周茂东的眼睛,滋滋啦啦一阵刺痛,他就势甩了甩头,脸上的汗水淋在身旁的钢轨上,瞬间化为气体不见了。日照南站内64#岔后小半径曲线的磨耗是个老问题了,在此次整治小半径曲线再次发现了曲线磨耗大的问题。周茂东不服气,“这次必须改善64#岔后小半径曲线的曲线磨耗!”。

回到车间后,周茂东联系车间以前的技术员朱超,了解到64#岔后小半径曲线的线路设备,因为行驶重载列车及轴距长的原因,存在磨耗大的现象,但也一直没有找到好的解决方法,只能对此处加强调查,发现磨耗及时整治,要想从根本上改善磨耗,确实是个难题。周茂东的 “犟脾气”又上来了,这次是和64#岔后小半径曲线“杠上了”。周茂东通过查找以前的检查、整治记录,向车间老职工调查取证,制定调整几何尺寸、更换垫板、螺栓涂油等一系列整治措施。晚上,周茂东躺在床上,一遍遍地在脑海中模拟设置不同超高时,列车驶过64#岔后小半径曲线的场景,高一点,低一点,渐渐进入梦乡。

“高一点,高一点!”周茂东身体俯压在一侧钢轨上,两手虎口张开作支撑,双目看向朝不远处,并对正在调整曲线的伙计喊道。这一次,64#岔后小半径曲线被周茂东精准地“拿捏”住了。

“茂东,咱们车间瓦日线集中修刚结束,你厨艺那么好,抽空下厨给咱改善改善生活呀!”车间职工老杨调侃道,“斜杠青年”周茂东又开始张罗着买菜下厨了……

临沂工务段 王冉冉

联系方式:15168939900

THE END
分享
二维码
< <上一篇
下一篇>>
文章目录
关闭
目 录